您当前的位置 :礼堂家 > 礼堂动态

温岭水澄村建起文化礼堂,办起首届村晚

发布时间:2019-10-22 14:33:08 来源:温岭新闻网

  今年7月,温岭市泽国镇水澄村文化礼堂通过验收。依托文化礼堂的建设,村里发展了瑜伽队、排舞队、功夫扇队、旗袍队等一支支文化团队,每天,村里的文化活动都十分丰富。

  10月7日,温岭市泽国镇水澄村文化礼堂前上演了一场村晚,这些文化团队依次登上舞台,给村民们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

readimg (9).jpg

  发动村里人才,精益求精编排节目

  大合唱《水澄之歌》拉开了晚会的序幕。别小看这首歌,它可是有“故事”的。《水澄之歌》是水澄村的村歌,一开始,村里邀请了专业老师来写歌词。“当时,拿到歌词时,我们总觉得缺了一点乡韵,不够接地气。”水澄村文化礼堂管理员徐琴英说。她想到村里的文书丁茂林学识不错,就请他来修改歌词。结合濯心亭、澄明讲堂及村里的历史文化,丁茂林在原有歌词的基础上进行了多次修改。“看到最终版的时候,我们感觉:对了!”徐琴英说。

  谱曲时,也有一些小插曲。“起初,我们也请专业老师谱好了曲子,但大家觉得不是很好唱。”徐琴英说,“村歌应该是简单易学的,这样才能在村里广泛传播,让人人都会唱,不然村歌会被荒废。”村里有一位歌唱爱好者王艳芳,于是,徐琴英又请王艳芳改编曲谱。此时,离村晚已经不到半个月,时间很紧,她们只能先将修改后的初稿发到演员群里,让大家先自学一下,同时又对曲谱进行微调,再把大家聚集在一起排练。

  不仅是作词和作曲,这台晚会上,从演员到导演都是村民担任的。水澄村充分挖掘了村里的人才,并且让每个人的特长都得以发挥。每个节目都是一再斟酌,再三编排的。“由于筹备时间十分紧张,村晚举行前不久,镇文化站向我们要节目单,但那时候,我也还不能确定哪些节目可以上。”徐琴英说。

  晚会上,村里自编自导的小品《这样的面子不能要》引起了村民的深思,该小品是结合当下移风易俗工作的一个作品。一开始,徐琴英想要通过小品来表达的是沉迷手机给家庭带来的危害,但剧本写了一遍又一遍,都没法让她满意。到8月底,泽国镇召开深入婚丧礼俗整治推进移风易俗工作动员会,参加完会议之后,徐琴英当下决定,把移风易俗元素融入节目中,让节目更加丰满。

  虽然水澄村是个大村,人口较多,但很多村民一开始都不好意思上台表演。徐琴英说,因此,在召集演员这个环节就花费了不少力气。在排练的过程中,他们更是精益求精。“这个小品里的配角还是临上台前两天换的,原来的演员不太能完全展现这个角色的风格。”村晚举行的前几天,在前来交电费的人群中,徐琴英一眼就看中了一位妇女,“这个角色,就是需要这样的泼辣劲。”

  未雨绸缪,组建文化团队

  当晚登台演出的文化团队都十分“年轻”,从组建到上台不过数月的时间。今年,泽国镇妇联把巾帼课堂瑜伽课送到了村里。体验课程结束后,学员们的反馈都不错,于是徐琴英借着这次机会,请来了老师,顺势把瑜伽课引进了水澄村。现在,水澄村文化礼堂每周都有2至3节瑜伽课,一传十,十传百,在学员们的“宣传”下,瑜伽课上逐渐出现了不少新面孔。“一直以来,大家都对瑜伽课很向往,但学费昂贵,路程也远,不是很方便,有在村里学瑜伽的机会,参与的村民自然就多了。”就这样,水澄村瑜伽队有了雏形,参加的大多是村里的中青年妇女。

  趁热打铁,在这次晚会中,瑜伽队的节目《禅韵》也被搬上了舞台,将平时所学的在舞台上进行展示。“其实,当初开设瑜伽课的时候,我心里就已经打好了‘小算盘’,要吸收村里一些年轻的力量,还要让这支队伍走上舞台。”徐琴英说。

  旗袍队则组建于文化礼堂验收前不久,是由文化礼堂“四千工程”结对单位的老师来授课。“旗袍队的训练相当辛苦,但坚持下来后,很多队员感觉自己的气质提升了不少。”徐琴英说。而多年前,水澄村就有功夫扇团队。“那时,村民们都在温岭火车站一带练,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队伍渐渐解散了。”徐琴英说,文化礼堂建起来之后,村里又想到了功夫扇,于是重新在村里组建了一支功夫扇团队。

  文化礼堂通过验收后,水澄村就开始筹备这场村晚,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些团队要从零基础达到登台演出的水平,不仅是队员们,徐琴英也面对着很大的压力,每个节目都需要她亲力亲为,帮忙组织人员、选角色、排队形。每天晚上,她都忙得脚不沾地,“陪练”一支支队伍。

  在泽国镇文化站的指导下,水澄村村晚成功举办,获得了村民们的一致好评。

readimg (6).jpg

  “要建更好的文化礼堂”

  “节目很精彩,我们的文化礼堂也建得很好,现在大家都有地方可去。”来文化礼堂休闲放松的村民说。在文化礼堂建设上,水澄村下了不少功夫。水澄村文化礼堂包括乡贤馆、图书馆、水上舞台、濯心廊等,硬件设施完善。

  “礼堂建设之前,我们召集了村两委干部、村民代表,对几家公司的设计方案进行了投票。”水澄村党支部书记丁冬宁介绍,“村民们都表示,想要把文化礼堂建得好一些。”同时,村里也召开了乡贤联谊会。会上,乡贤们各抒己见,就文化礼堂建设提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在后续建设过程中,也有不少乡贤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水澄村文化礼堂建设时,还确定了以“贤良之乡、清廉之乡”为主题。水澄村民风淳朴,不管是曾经从事传统产业草纸生产的老一辈创业者,还是从政的乡贤,都保持着良好的品格。接下来,他们还将结合清廉村居建设,进一步完善文化礼堂,以文化养廉,将廉政文化在文化礼堂内进一步凸显,促进水澄村清廉村居的建设。

  进入该村文化礼堂图书馆,入眼就是一张大木桌,这张桌子是供村民练习书法用的,村里还特意购置了水写练字帖。“周末的时候,这张桌子前总是围满了人,孩子们很喜欢来这里练字。”徐琴英说。该村文化礼堂图书馆共两层,里面共有书籍上万册,涉及书目种类也很丰富。

  水澄村原本就有图书馆,村里购置了很多书籍,供村民阅读。文化礼堂投入使用后,老图书馆的书籍被搬到了新图书馆。同时,考虑到该村文化礼堂硬件设施较好,市图书馆在这里设立了流动图书馆,接入了借书系统,送来了一批批书籍。村民既可以在图书馆内看书,也可以将书借走。“孩子们看到这么多书籍,种类也很丰富,都开心得不得了。”徐琴英说。

  图书馆一楼的风格更偏向于温馨的家居风,村里特意在网上购置了适合小朋友的小沙发、小凳子,方便孩子们在此阅读。二楼的风格则中规中矩,放置的大多为流动图书馆的书籍。

  在图书馆内,还悬挂着“水澄”两字的牌匾。据介绍,这两个字为书法家沙孟海的字迹。曾经,沙孟海与水澄村乡贤张伯舜有书信往来,书信中有提及地名“水澄”,文化礼堂开建后,村里找到张伯舜家,在他收藏的信中取了“水澄”两字,将其放大处理后悬挂于图书馆。

  “礼堂建起来之后,村里的文化活动气氛愈发高涨了。”丁冬宁介绍,“之前村里活动的场地十分有限,村民对文化活动十分向往。”现在,水澄村文化礼堂有宽阔的大广场,还有宽敞的舞蹈室。每到晚上,这里十分热闹,有时候室内上着瑜伽课,室外则跳着广场舞,村民们再也不用跑大老远去跳舞了。

readimg (7).jpg

  多方面营造文化礼堂软环境

  “珠山之左,翁水之阳,隅泽国西南,邻高铁驿站,村曰‘水澄’……”在乡贤馆入口的前言一栏上,以文言文的形式,对水澄村作了简要介绍,并对该村的过去和现在进行了概括。该前言是丁茂林所写的。

  在文化礼堂建设过程中,水澄村也着手挖掘村史,提升文化礼堂软环境。他们召集了年纪较大的一群老人,一边回忆一边讨论村里的历史、产业等,由于没有文字记录,村史的挖掘遇上了瓶颈。于是,村里又找到了丁茂林,他是村里的老支书,对村里之前的情况比较熟悉,让他来挖掘整理村里的历史再合适不过。丁茂林也尽心尽力去收集素材,听故事、求证故事、整理故事,花了不少功夫。

  回想村里的历史,老人们提到最多的就是草纸的生产制作,这是水澄村的传统产业。在乡贤馆内,就有一些老物件——早些时候的手工制作工具以及当时的成品草纸。经过岁月的洗礼,这些成品还是完好如初。

  此外,濯心亭内还悬挂了水澄村人叶、陈、丁、林等近10个姓氏的来源。“村里有2000多人,村民姓氏也不单一,整理这些用了不少时间。”徐琴英说。

  在采访的时候,村里的一位老人向徐琴英咨询什么时候还会有拍摄婚纱照的团队来。她和老伴婚70多年了,看到其他老年夫妇拍摄的结婚照挂在文化礼堂中,他们也想拍摄。

  在乡贤馆内,记者见到了这些夫妻的结婚照,他们或穿着唐装、或穿着西装婚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之前,泽国镇妇联组织了金婚银婚摄影活动,他们到村里为老人们拍摄了这些照片。”徐琴英介绍。

  此外,乡贤馆内还有笑脸墙、长寿墙等。笑脸墙上的照片都是本村摄影师捕捉到的镜头。而长寿墙上,则是村里90岁以上老人的个人照。“给老人们换上衣服,拍下一张张照片时,他们别提有多开心了。”徐琴英说。

  对于村里的文化建设,徐琴英还有更多的想法。“目前,我们文化礼堂开展的活动和其中的硬件设施辐射到的人群主要是妇女、儿童,有一定的局限性。村里一些男性也曾表示,希望可以来文化礼堂参与文体活动,但由于场地限制,一些体育活动难以开展。”徐琴英说。接下来,他们计划在文化礼堂内开辟一块地方,用于下棋、练书法等,同时,针对村里的中学生,徐琴英开始谋划让他们离开电脑、放下手机,走出房门,走进文化礼堂。

  编后 〉〉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推进到今天,百姓已不再满足于村庄整治,不再满足于管理科学,不再满足于生产发展,而是迸发出了精神层面的新需求——对于文化生活丰富多彩的新祈盼,对于理想信念的新追求。文化礼堂的建设可谓恰逢其时,这是对重构农民精神家园的有益探索,是实现物质富裕、精神富有目标的重要举措,是新农村建设转型升级的“文化加油站”。

  如今,文化礼堂在泽国遍地开花。但在建设的过程中,一定要避免形式主义。“一村一品”“因村制宜”应是建设农村文化礼堂的方向,从实际出发,注重时效,充分利用原有设施,注重嵌入性与本土性融合的理念。同时,坚持挖掘资源,体现每个村的特色文化,并注重传统民俗文化的传承,以及与现代文明的融合创新。

  其实,在建文化礼堂前,很多村民可能都有一个误区,觉得建起来就是光看看的,没啥用。但慢慢地,他们会发现,文化礼堂成了村里最热闹的聚会场所,有事没事,总爱去那里转转逛逛。村民们自发编排节目,只为登上村晚的舞台一展风采。在这样的转变过程中,关键就在于让礼堂“活”起来。标准化的“建”、规范化的“管”、常态化的“用”与内涵化的“育”,泽国在推动“建、管、用、育”一体化领域打出了一套农村文化礼堂建设的组合拳,让文化礼堂的“根”扎得更深,“底”打得更牢。

  礼堂只是场所,文化才是内涵。泽国采取“送文化”加“种文化”,真正激发乡村文化活力。村民不再是坐在台下的观众,他们登台就是主角,演绎的就是农村的传统文化和未来。通过办好“我们的村晚”,唱响“我们的村歌”,弘扬“我们的传统”,将文化礼堂的文化活动搞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捎着家常味、带着泥土气的文化礼堂,已成为乡村的精神文化地标,为我们守住乡土、传承乡风、留住乡愁。

标签:礼堂;文化;泽国镇;村民;文化活动编辑:王奕涵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18 ltj.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8 礼堂家版权所有